校友之窗

Alumni Window

校友文苑

胡适1923年12月2日与旅宁绩溪同乡合影地点浅考

2022-12-09    浏览次数:1408    返回列表

休宁中学2000届校友 吴浩

  2011年12月,为纪念新文化运动先驱胡适诞辰120周年,在老北大沙滩红楼旧址,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与台湾胡适纪念馆联合主办了“胡适文物图片展”。展品中有一张照片引起笔者极大的兴趣。那是1923年12月2日,胡适先生与旅宁绩溪同乡在南京的一张合影,胡适先生还特意在照片右侧亲笔注上合影诸位同乡的名字:洪范五、胡广平、胡建人、汪乃刚、章昭煌、胡培瀚、程宗潮。后来翻阅相关文献发现,《胡适和他的朋友们:1904——1948》和《寻找 发现 还原——胡适速写》中都收录了这幅照片。[1]


照片上与胡适先生合影的诸位都是先生的绩溪同乡,而且当时皆在南京东南大学任教或求学。


  洪范五,幼名有丰,祖籍绩溪县大石门村,生于休宁县万安镇桑园村,后入歙县崇一学堂、南京金陵大学、美国纽约州立图书馆学校等深造,是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工作的第一位中国人。回国后历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东南大学、中央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教授兼图书馆主任。

  老照片上的其余六位——胡广平、胡建人、汪乃刚、章昭煌、胡培瀚、程宗潮,其时皆在东南大学求学,后大多投身教育学术文化事业。胡广平是徽州现代教育家、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创始人胡晋接先生的哲嗣,是柯庆施在安徽省立二师的同班同学,后曾任安徽师范大学数学系系主任等职务。胡家建,又名家健,历任安徽省立四中校长、安徽省立宣城师范校长、浙江大学教授、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司长、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文学院院长等职务。汪乃刚,是徽州现代出版家、亚东图书馆创始人汪孟邹的侄子,也是亚东出版事业的重要成员,其点校的《宋人话本七种》,由胡适作序。胡适不但推荐徐志摩为汪乃刚点校的另外一部作品《醒世姻缘传》作序,还为此专门写作考据文章,由此可见胡适和汪乃刚之间的亲密关系。章昭煌,东南大学物理专业毕业后,受叶企孙先生推荐北上担任语言学大师、清华大学国学院导师赵元任的助理,后赴法国留学,改名元石,历任湖南国立师范学院、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胡培瀚, 曾任南京学生会会长,加入中国国民党,在革命和救亡的洪流中有着曲折的经历。程宗潮,从东南大学教育系毕业后,历任东南大学讲师、南京市教育局主任督学、湖南国立师范学院教育系教授、中央大学教育系教授等职务。特别有意思的是,除了汪乃刚之外,胡广平、胡建人、章昭煌、胡培瀚、程宗潮皆是从安徽省立第二师范毕业,并考入东南大学求学的。

  安徽省立二师是笔者母校安徽省休宁中学的前身,笔者与胡广平先生哲嗣、收藏家胡其伟先生是忘年之交,便把这幅老照片发给胡其伟先生。胡其伟先生已届八十六岁高龄,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幅照片。他为此还专门撰文《老照片里的徽州乡情——记1923年胡适在南京与我父亲胡广平等徽州同乡合影》。[2]胡其伟先生在文中分析合影的背景:时任东南大学教授兼图书馆主任的洪范五在南京相府营建有“柏园”住宅,当时成为过往南京的徽州籍知识分子的招待所。胡适到南京后就住在“柏园”,洪范五设宴招待并与同乡们合影留念。[3]

  笔者仔细观察这幅老照片,合影诸人站立的位置至少有三级台阶,台阶两侧是罗马式石柱,台阶其后是两扇大门。从情状分析,合影地点与其说是洪范五先生南京相府营“柏园”,不如说更像一处礼堂建筑。笔者就此请教南京历史街区研究专家、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姚远副教授。姚远这样解答笔者的疑问:在1923年的南京,相府营位于南京老城区,老街巷犬牙交错,老民居鳞次栉比,不可能在那样的空间环境下矗立这样一处体量巨大的公共建筑。笔者就此又再次请教胡其伟先生,胡其伟先生专门为此联系、询问洪范五先生家人。后洪范五先生长女洪余壁告知,柏园是洪范五先生在1928年左右建造完成。笔者后于《绩溪现代教育史料》所辑胡家健撰文《中国现代图书馆教育的先驱——洪范五》中发现柏园兴建的具体时间:“民国十六年(1927年),范五为祝贺他的尊翁柏寿六秩双庆,特请名建筑师朱葆初绘图于南京相府营六号兴建住宅,取名柏园,每年迎两老偕友好来此度岁。”[4]作者胡家健即是合影中的胡建人,他不但准确地回忆了柏园建造的时间是1927年,更在文中记载了杨将军巷、焦状元巷等南京老街巷在柏园附近,姚远的论断与此吻合。

  柏园落成的时间不会早于1927年,而这幅老照片所摄的时间是1923年,所以可以明确无误地作结论:胡适与旅宁绩溪同乡1923年12月2日合影的地点不可能是在洪范五府邸柏园。接下来的一个问题便是:这张合影的地点究竟在什么所在?胡适日记中是否有对此事的记载?

  据《胡适年谱》,胡适于1923年4月21日离开北京到南方休养,其间,曾与曹诚英在杭州烟霞洞同住。11月20日,离沪北返。[5]参阅胡适日记1923年部分,其将1923年9月9日至11月4日的日记称以“山中日记”。[6]胡适在“山中日记”之后,附以“山中杂记”,其中记录了很多他对中国古代书院制度思考的内容。[7]非常遗憾的是,目前存世刊行的胡适日记,在1923年12月最早的记录,始于12月16日。胡适当日日记中记载的主要活动有:“早起,点灯作长书与王云五”,“往访王静庵先生(国维)”,“访马幼渔”等。胡适特别注明当日收到了章希吕和陈独秀等人的来信。[8]据《王国维年谱新编》,王国维1923年5月31日到达北京,出任逊帝溥仪之“南书房行走”,6月29日迁居地安门内织染局十号。[9]当年之后的时间,王国维一直在北京居住。胡适1923年12月16日日记记载拜访王国维,证明当日胡适已在北京。

  《胡适年谱》中提及1923年12月,胡适曾到南京,在东南大学讲演《书院制史略》。笔者在《胡适文集》中发现,编者欧阳哲生先生注明胡适曾于1923年12月10日在南京东南大学作“书院制史略”的演讲。[10]编者还特地于文章末尾注明:本文为1923年12月10日胡适在南京东南大学的演讲,陈启宇笔记。原载1923年12月17日至18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副刊,又载1923年12月24日《北京大学日刊》,又载1924年2月10日《东方杂志》第21卷第3期。笔者根据以上线索继续查找,在北大图书馆寻得当期《北京大学日刊》和《东方杂志》,但均未发现原文记录胡适在东南大学此次演讲的具体时间。遍寻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等,均未寻得当期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副刊。

  胡适日记中记载了1923年12月16日胡适在京收到陈独秀来信。《胡适来往书信选》中记录了陈独秀1923年12月6日致胡适书信。亚东图书馆创始人汪孟邹在1923年的日记中记载:“11月7号,星期三,午刻邀适之到栈(上海亚东图书馆)吃稞,仲甫(陈独秀)亦在,共谈一切。……”[11]1923年11月7日,陈独秀与胡适在上海晤面,考虑到彼时中国的交通物流条件,加之《胡适来往书信选》中1923年下半年部分只收录了这一通陈独秀致胡适书信。有理由相信,胡适1923年12月16日收到的陈独秀来信,应当与陈独秀当年12月6日致胡适的是同一通书信。这通来信内容如下:

  适之兄:

  到京想必诸事都好。

  商务三百元蔡君已收到,嘱为道谢,余款彼仍急于使用,书稿请君早日结束,使商务将款付清,款仍交雁冰转蔡可也。

  弟仲甫白 十二月六号[12]

  陈独秀12月6日写信给胡适:“到京想必诸事都好”,胡适岂有12月10日仍然在东南大学讲演之理?似乎时间上不符合常理,这里面的矛盾,要么是陈独秀对胡适返京时间判断有误,要么便是胡适在东南大学演讲的时间早于12月10日。

  汪孟邹日记中同样记载了胡适1923年11月离开上海的时间:“11月30号,我与介初、希吕、昌之往北站送适之首途回京。”[13]分析以上线索可以得出:1923年11月30日,胡适离开上海去南京,12月2日与旅宁绩溪同乡晤面留影。胡建人怀念洪范五的文章可以为此佐证:东南大学郭秉文校长的左膀右臂、东南大学哲学系教授刘伯明于1923年11月24日逝世,年仅三十九岁。胡适于同年12月应聘来东南大学讲“书院制史略”,洪范五陪同胡适前往刘府向刘伯明夫人慰唁,胡建人同行。胡适还亲书挽联赠与刘夫人。[14]胡适11月30日由沪赴宁,在南京逗留时间不会太长,从慰唁刘伯明夫人的时间来看,似乎不会在12月10日左右。那么,有一种解释在逻辑上可以成立,即胡适1923年在东南大学作“书院制史略”演讲的时间不在12月10日,而是胡适与旅宁绩溪同乡合影所注明的时间12月2日。 合影的背景已经排除了洪范五府邸柏园的可能,从其体量巨大的礼堂式公共建筑分析,很大可能是东南大学某处讲堂,而合影诸人神采奕奕、英姿焕发,且都是徽州绩溪籍东南大学师生。笔者大胆设想,这是他们一起参加了胡适先生在东南大学“书院制史略”的演讲之后,与胡适先生在东南大学合影留念。

  当然,这有待于东南大学甚或南京大学校史中更加明确的史料确证。比如有无熟悉东南大学老建筑的专家可确认照片中合影的背景是东南大学具体何处建筑?东南大学校史有无记载胡适1923年12月到校作“书院制史略”演讲的具体日期?在没有新史料进一步证明之前,胡适1923年12月2日在东南大学作“书院制史略”演讲之后,与东南大学徽州绩溪籍师生合影留念,是对这幅老照片符合逻辑的解读。

  吴子桐2015年3月4日于京华

  补记:要特别感谢北京大学图书馆特藏部张红扬老师、邹新明老师。他们在本文定稿之后,在北大图书馆卷帙浩繁的老报刊中找到《时事新报》三则珍贵的史料提供给笔者,对本文考据问题做了进一步的证明。

  《时事新报》1923年12月5日,刊发《胡适之之行踪》一文:“胡适之博士于昨日(十二月一日)抵宁,即日进城,在青年会为其令侄胡梦华君与吴淑贞女士证婚(二君皆东大西洋文学系学生)。今日在东大演讲‘再谈整理国故’与‘学院制之历史’,次日搭车北行,在京小有勾留。[15]

  该报12月6日刊发署名“华生”的《胡适之在宁演讲》之报道。文中透露出胡适12月2日演讲的地点乃是“东南大学国学研究会”,题为“再谈整理国故”。[16]

  该报12月17日继而登出由陈启宇笔记的胡适演讲《书院制的史略》。编者按中介绍:“此篇是胡适之先生于本月2日在南京东南大学演讲,记者在旁笔记,后蒙胡先生赠以此篇纲要,因而编述成文,公诸于世。并感谢胡先生的盛意。”[17]

  这三则珍贵的史料真是出现得太及时了,胡适1923年12月2日与旅宁绩溪同乡的合影,与胡适1923年12月在东南大学的演讲《书院制史略》完全对应了起来。综合以上史料,胡适在那几天的行踪已然明晰:1923年11月30日,胡适离沪赴宁。12月1日,胡适抵达南京,在城内青年会为胡梦华、吴淑贞证婚。12月2日,胡适在东南大学国学研究会演讲,并与洪范五、胡广平、胡建人、汪乃刚、章昭煌、胡培瀚、程宗潮等旅宁绩溪同乡、东大师生合影留念。12月3日,由南京乘火车赴北京。

  胡适等诸人合影身后的东南大学国学研究会的老建筑今日依然矗立在东大校园中吗?

  吴子桐2015年3月6日改订于京华

  [1] 耿云志编:《胡适和他的朋友们:1904—1946》,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42-43页。郭俊英主编:《寻找 发现 还原——胡适速写》,北京:文物出版社,2013年,第134页。

  [2] 参见《新安晚报》2014年2月7日第A14版。后收入胡其伟自刊本《晚晴集》,第53-55页。

  [3] 同上。

  [4] 绩溪县胡稼民教育思想研究会编:《绩溪现代教育史料》,2004年,第339页。

  [5] 耿云志:《胡适年谱(修订本)》,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2年,第100-104页。

  [6] 曹伯言整理:《胡适日记全集》(第四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2004年,第74-146页。

  [7] 同上,第147-199页。

  [8] 同上,第199-201页。

  [9] 孙敦恒编:《王国维年谱新编》,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91年,第120页。

  [10] 欧阳哲生编:《胡适文集》(12),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449-453页。

  [11] 汪原放:《回忆亚东图书馆》,上海:学林出版社,1983年,第91页。

  [12]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组编:《胡适来往书信选》(上册),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221-222页。

  [13] 汪原放:《回忆亚东图书馆》,上海:学林出版社,1983年,第91页。

  [14] 绩溪县胡稼民教育思想研究会编:《绩溪现代教育史料》,2004年,第341页。

  [15] 《时事新报》1923年12月5日第三张第四版。

  [16] 《时事新报》1923年12月6日第三张第四版。

  [17] 《时事新报》1923年12月17日第三张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