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旧版 |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热门信息
安徽省休宁中学2014年高考喜报
安徽籍大学校长汇总
休宁中学2016届高考喜报
休宁中学学生演绎英语音乐剧《狮子..
十年风雨,意志磨砺已如钢;三载苦..
高考今日发榜 我校再创佳绩
兴课题研究之风,探教育创新之路
热烈祝贺休宁中学高三(5)班胡元欣..
斯文正脉系梅轩——纪念休宁中学首..
高一(7)班金利等三同学获得第一届..
   图片信息
   办公电话

 办公室:0559-7814594

 


xn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校新闻 >> 校园新闻


休宁中学夏令营活动随感
发布时间:2019-8-20 点击次数:610次
    

                  休宁中学夏令营活动随感

                        中国华侨华人研究所     罗杨  

    首先,我要向休宁中学的夏令营活动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在一个研究所里工作,平日里相对来说较少有机会接触老师和同学,所以,于我而言,休宁中学一年一度的夏令营活动让我有机会重返校园、重温青涩而纯真的青少年时代。一方面,我对“老师”这个职业充满敬意和羡慕,充满敬意,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承蒙师恩而成长,充满羡慕,因为老师们主要跟朝气蓬勃的青少年们打交道,这是一个最易于保持“初心”的职业;另一方面,我也羡慕“学生”这个身份,虽然我跟参加夏令营的一些同学一样,在你们的年纪总是盼望着快点长大成人,待成年后再回首,才发现学生时代可能是人生中唯一一段有整块的时间、充沛的精力、让自己像块海绵一样投入知识的海洋、尽情吸收和学习,大胆做梦,努力就会有收获的时光。因此,每年来参加休宁中学的夏令营活动,跟老师、同学们相聚一堂,仿佛是每年来给我自己的人生充一次电、经受一次洗礼。
    演讲比赛是每年休宁中学夏令营活动的压轴环节,也是别出心裁的一个设计。在每年的开营仪式上,活动的组织老师们要求每位同学必须上台作自我介绍,很多同学可能以前从来没有这种锻炼机会,紧张忘词、词不达意、不知所措等等,是同学们一开始的常态。通过在夏令营期间密集训练,同学们在学习、积累和摸索如何演讲,如何当着众人的面演讲,如何让听众保持兴趣聆听自己演讲。今年的演讲比赛有三点令我感触尤深。
    首先是这次的演讲比赛题目——“昨天,今天和明天”,我觉得这个题目出得非常好,切合此次夏令营活动的实践,又能够启迪同学们进行一些更深层次的思考。它可以从小处入题,自我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对自己过去人生的回顾,对今天的反思,以及对未来的展望;或者再放大一些,自己参加此次夏令营活动前后的变化,比如在来北京的火车上和离开北京的火车上,有的同学的所思所想乃至于行为习惯等,会有一些不同,记得在去年的夏令营开营仪式上,历次夏令营活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休宁中学校友、北京外国语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吴浩院长只对同学们提出了一点希望,希望在夏令营活动结束的时候,没有一位同学丢失东西,而今年有同学在参加夏令营活动期间通过实践知道了洗衣服得加多少洗衣粉;再把这个时间跨度拉得更长一些,这次夏令营活动能否成为同学们漫长人生路上,“昨日之我”和“明日之我”的一个分水岭呢?其次,在七天的夏令营活动中,同学们也浏览了北京这座城市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从胡同、四合院到国贸CBD,从长城、故宫到鸟巢、科技馆,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到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这些不同时代的建筑构成了北京的历史和现在。北京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也是我们民族国家的历史、现在和未来,每年的夏令营活动组织同学们参观的建筑都有很强的隐喻性和代表性,例如,圆明园断瓦残垣是帝国辉煌与衰败的见证,北大红楼则是民族启蒙与复兴的象征,而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是中国更加深度地融入世界,在智识上与世界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窗口。在演讲比赛中,同学们从各个角度破题,无论演讲水平如何,能够启发大家在这样的年纪,积极思考上述问题,我觉得这是最有意义的。
      第二点感触是这次演讲比赛的选址,不知是吴浩院长的无心之举抑或是别有深意的安排,本次演讲比赛在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一个伊斯兰风格的建筑里举行。作为一个从事文化研究的人,我一看到这栋“异文化”建筑,便很兴奋和震撼,所以我想“过度”解读一番:我们一群中国人,在这样一个伊斯兰风格的建筑里面,谈论个人、我们的民族国家乃至于世界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和有意思的“跨文化”现象。
    很多同学在演比赛中谈到了休宁和北京、小县城和大都市的对比,其实这是一个“中心”和“边缘”的关系。很多同学提到,夏令营活动期间在北京的见闻,使他们见识到北京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而自己的故乡是一个边缘的小县城。我对此特别感同身受,我自己也是来自一个小县城,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在硕士的时候终于考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人类学专业读书。我经过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从一个小县城来到大都市,从边缘进入中心,但非常有趣的是,我在北京大学的老师却把我派到一个比我家乡还要小的小县城去,他说,你就是要到那个偏远的小地方去,按照人类学的学科要求,在那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用你在北京大学学到的社会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去那里参与观察当地人的生活世界,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发现那个地方的意义和价值。所以,我回顾我的求学之路,从边缘好不容易走到了中心,又被中心派去了边缘,是这样一个往返的过程。
    我在北京、在北大、在这个中心的象牙塔尖里学习,对于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最大改变是,让我认识到地球是圆的,所以无处非中。不管是休宁还是北京,不管是同学们在夏令营期间参观的国子监,还是此刻置身的伊斯兰风格的礼堂,每个地方及其生活的人,都有其自身的历史渊源、运转的文化和社会逻辑,彼此之间可能不一样,但并不妨碍相互的理解和尊重。这是我在北大学到的,也是北京这个“中心”让我深刻体会到的。其实生活在小县城里面,我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不是别的,是觉得那个地方的生活非常的“一元化”,好像无形之中有一个主流或者说一种标准,在主导和规训着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例如,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我的家乡,每年春节几乎每个人都必须要置办一身新衣服,某一年流行呢子大衣,所有的商店里都挂着呢子大衣,所有的女性都去买一件新的呢子大衣,第二年流行皮衣,商店里都换成卖皮衣,所有的女性都去买一件新的皮衣,第三年流行羽绒服,于是到处都在卖羽绒服,所有的女性都去买一件新的羽绒服。要是谁在穿呢子大衣的那一年去买一件羽绒服穿,就会显得十分另类,就会遭到周围熟人的另眼相看。不管个人的审美如何,愿不愿意,为了随大流,为了不被人指指点点,也要跟着买和穿。这是非常一元化的一个标准。在我的家乡,很难看到一个伊斯兰风格的建筑,或者其他文明风格的建筑,也很难吃到除川菜以外的其他菜系,即使有这样的饭馆也会很快倒闭,因为当地人很难以包容和开放的心态去品味其他的风味。我觉得北京这个地方,它之所以是中心,恰恰是因为它的去中心化,能够包容,形形色色,千姿百态,在这里每个人想穿什么都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人生选择等等。
    此次夏令营的北京之旅,同学们看到了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社会现象,我想应该要打破那种一元化的、狭隘的或者说比较封闭的观念壁垒,而学会接受多元化。这种多元化的心态与实际生活在小县城还是生活在大都市无关,我所学的人类学这个学科里有很多经验研究的例子,例如,一个西南边陲的小城镇或者一个东南沿海的小县城,自古以来当地人的生活世界就非常的“国际化”,他们通过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跟东南亚、欧洲和美洲,保持着密切的商贸往来,以及附着在商贸往来之中的人口流动和人文交流。吴浩院长有句“名言”: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徽州。我想,他每年耗费心力,把每一届即将踏入高中的同学们从休宁接到北京,再从北京送回休宁,或许正是希望同学们不仅要意识到自己身上传承的可是千年徽州文脉,也要意识到徽州文脉也只是众多文脉中的一股。所以,这段夏令营的旅程虽短,但对于正处在世界观和人生观形成的关键时期的同学们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体验。
    最后一点感触来自同学们的演讲内容,有好几位同学在演讲中发出了“灵魂之问”——教育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很震撼,能够在这个年纪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最近我也在写一篇有关教育的文章,也在思考教育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长期以来是作为一个接受教育的人,属于“被教育者”,并没有认真思考教育的意义。但是,我今年三月份去柬埔寨做了一段时间的田野调查,研究当地的华侨华人,调查的过程使我不得不开始反思这个问题。柬埔寨现在大约有一百万的华侨华人,他们有的加入了柬埔寨国籍,有的仍然保留中国国籍,只是在当地创业挣钱。为了子孙后代的教育问题,他们开办了教授中文的学校,这些学校并没有被纳入柬埔寨国民教育体系,完全靠这些华侨华人自己出钱出力。我原本没想过要切入海外的中文教育这个主题,但是当我和很多华商聊经济的时候,他们跟我谈教育,而我和很多老师谈教育的时候,他们又和我聊经济,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且应该予以关注的现象。
    柬埔寨有个地方叫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这个城市现在大概有20多万中国人在那里热火朝天地搞建设,把它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在距离西港300公里以外的首都金边的一所中文学校里,校长怎么也没想到300公里以外的西港的发展会给他的学校造成致命的冲击。金边的中文学校现在供不应求,不管是华裔子弟还是柬埔寨学生,纷纷要求学习中文,因为懂中文好找工作,大量的中国人在柬埔寨西港这样的地方开公司、酒店等,他们需要很多懂中文的人才。这是现今柬埔寨中文教育的一极——学生数量井喷。另外一极却是学校老师大量流失,因为这些中文老师在西港可以轻松找到一份月薪两千美金的工作,而在金边教中文一个月就三百美金。所以,一边是学生大量入学,一边是老师大量辞职。可是,到底是经济影响当地的中文教育,还是教育影响经济,我觉得这或许是一个互为因果的过程,因为这些辞掉老师的工作,投身赚钱的人也是在教育体制里面成长起来的。归根结底,到底输出怎样的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最终培养和塑造出什么样的个体,这是金边的老师和在西港赚了钱去兴办教育的华商们都应该思考的。
    柬埔寨中文教育的第二个有意思的现象和中国有关。中国的汉办、侨办等机构每年会派遣一些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老师和志愿者,到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华文学校里教书,因为正如上面提到的,这些国家里的华文学校师资非常缺乏。中国政府的侨务政策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从鼓励海外的华侨华人“落叶归根”到让他们“落地生根”,从回归祖国到融入所在国。在这个大的变化背景下,中国派去的一些老师和柬埔寨本地的一些华裔中文老师之间产生了一个很大的分歧,即语言教学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很多外来的老师主张,语言只是一种交流的工具,海外的中文学校培养学生的目的只是让他们会运用这种工具,毕业以后可以用这种工具去挣钱就可以了。但是,一些本地华人非常执着地认为,教授语言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传承中华文化,通过学习中文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念等灌输给当地的华裔子孙后代,使他们不要忘记自己的民族之根。所以,金边中文学校的校长可能也没有想到,离他3000公里以外的中国的一些教育理念,会影响他学校的教学。
    从柬埔寨的例子里我越发感到,教育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那一“发”。它似乎是纷繁复杂的社会中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真空、比较纯粹的地带,但其实它可能是其他所有社会现象的孵化器,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教育的领域里面接受启蒙,形成自身的价值观、人生观,从而做出人生的选择,而我们每个人的人生轨迹,汇聚成社会的整体。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等方面在影响教育,而教育其实是所有这些方面的源头。
    “教育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同学们在夏令营活动结束之时的发问源自内心的思考,这种对自我、对学校、对社会的发问引人深思。休宁中学的夏令营活动迄今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届,它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的一个独树一帜的品牌,一种值得关注和探讨的文化现象,也是试图回答这一“灵魂之问”的一种新的实践和探索。





关于我们  |  休中地图  |  联系我们  |  管理登录  |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